博客网 >

[原创]曲塘镇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曲塘镇

      曲塘镇
     
  作者:朱千华 
      
  大雪纷飞。窗外的雪花盈盈坠地。枯坐窗前,我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青鸟在雪的视野里消失。一些记忆纷至沓来。雪天的记忆很温暖,心里开满桃花。我记起曲塘镇。曲塘镇的桃花,开在雪地里。
    
  1983年秋天,我孤身一人到母亲故乡读书。海安县曲塘中学。读高三。是座古镇,偏而远,很寂寞。一条石子路从镇边路过。半天见不到一辆车。路边是大片大片的玉米地。都枯黄了。后来,我曾躺在这片玉米地里阅读哈·加兰的《大路》,我很喜欢他的描述,与此情境多么相似:总的来说,大路是令人乏味的,它一头连着一个寂寞的城镇,一头连着厌倦。
    
  我借住一个老宅院。主人杨姓,脾气极好,街坊都称他老杨。我早出晚归,很少见到老杨和他的家人。只在星期天,大家才照面。老杨夫妇,两个女儿。大女儿嫁在海安县城,不常回;二女儿叫桃花,曲塘镇卫生院护士。桃花名字好听,身材窈窕,很漂亮。老杨一家,把我当成无家可归的可怜孩子。
    
  秋,已经有些凉意。门板拼成床。桃花给我加褥。我们说话不多,静静地相处在一个院子里。院子很空旷,墙脚长满荒草,斜阳下,一些野花抖抖瑟瑟。几棵高大的梧桐树,叶子很大,风也很大。我的房门从不上锁。每次回来,桌上,铺上,井井有条。换下的衣裳,也是桃花拾去洗。  
    
  中秋那晚,老杨一家团圆。我仍在学校自习。桃花到学校,找到我,轻轻地笑笑,说我爸请你回去一起吃饭。我说作业还没完。她不再说话。递给我手帕,里面包着两块月饼。我很木讷,接过来就啃。那时我饭量大,学校的伙食又差,总吃不饱,眨眼功夫,两块月饼下肚。桃花很开心,看我吃。站站,离去。全班的目光聚在我身上,像探照灯。心里躁热,一下子涌到脸上。
    
  那年冬天,大雪盈门。雪好大,淹没我和整个冬季。我在曲塘镇,一直卧病在床。窗户很亮,映着雪地里那棵桃树。桃花穿粉红色棉袄,站在窗前,和桃树一起,嵌成一窗风景。我忽然看见桃花开了。满树满树桃花,在大雪纷飞的那一刻,开满我的眼际。雪在飘。很大的雪。高高的梧桐树被覆没。但桃花在雪地里盛开。我看见鲜艳的桃花握着春天的树枝在窗前向我深情凝望,顿时花雨缤纷,人面皆红。在很长的日子里,我睡在门板拼成的床上。大雪在嘶叫,枕上都是风声。未做过好梦。满眼都是桃花。 
    
  一天,我坚持要起床看桃花。桃花说,大雪天,哪来的桃花。我说我能看到。我能看到满树桃花盛开。桃花扶我起床,我们走进雪中。我走路踉跄。咯血很多。雪地上一片鲜红。桃花满地。桃花在雪中燃烧,火焰冲向天边。桃花把我从雪地上扶起。我满眼春光。千万只春鸟雪片一样飞来,落满一片蓊蓊翳翳的桃林。  
    
  二十年后,我为生计,回苏北,路过曲塘镇。在路边,看见一块塘瓷路牌,上写曲塘二字。我心头受了一震,不由自主起身,匆忙下车。二十年变化太大。曲塘镇面貌,远非我求学时破落的情形。当年我寄住的老宅院,早已不见踪影。老杨一家,也不知去向。老宅院的大致方位还依稀记得。不知桃花是否还在镇卫生院。我没去找她。时过境迁,她还记得我吗?短短一年时光,在彼此人生中如白驹过隙,来不及细想,故事就已苍老了。有些美好,只能存在记忆。就像缤纷的桃花,一年一年盛开,然后在灿烂的阳光下挥舞告别,融入泥土,等待来年春天,在枝头重新绽放。
 
博客网版权所有
<< [原创]如花似玉的原野 / [原创]山谷故里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zhuqianhua12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