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原创]皂角树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皂角树
    皂角树
  
  作者:朱千华
        
  故乡老屋山墙边,长着一棵硕大的皂角树,高七八丈,枝头伸着许多尖尖圆刺,像狼牙棒。那是母亲手植的。小时候常常看见母亲凝望它,用手去抚摸它,像守着一个古老恬静的梦。皂角树春天里开满了黄白的花朵,果实极像豆荚,一串串地挂着。干枯以后的皂角就在风中摇晃,哗啷啷地响。皂角树的木质坚硬无比,乡里人常用来做独轮车的轮子,或者做犁柄,非常牢固。
        
  早年,村里有户周姓的大户人家,母亲曾在周家做过佣人。母亲的活汁,是给周小姐浣洗衣裳,扫地除尘。母亲说,周小姐人极好,话也不多,文文静静的。母亲给周小姐洗衣裳,擦家具,都离不了皂角。用皂角洗得干净,光泽鲜亮,不伤衣物。有一回,周小姐问,哪来的那么多皂角?母亲告诉她,自家有棵皂角树。周小姐很新奇,便要去看。母亲很为难:破落不堪的小屋,哪里是小姐去的地方。最后周小姐还是随了母亲来看皂角树。
        
  周小姐站在树下,仰面望着那满满一树皂角,惊叹不已。周小姐一头柔美的长发,黑缎似的垂泻肩后。母亲对周小姐说,以后给你用皂角洗头发,又干净又光亮,比什么都好。从此,母亲又多了一桩事,帮周小姐洗头发。母亲曾告诉我,周小姐的头发真好,再苦再累,手一触到她的柔柔长发,便什么都忘了,浑身有说不出的舒坦。
        
  母亲自已也常常用皂角洗头发,我的记忆中,母亲的头发一直是清清爽爽,一丝不乱的。现在洗衣服洗头发早就不用皂角了,可母亲至今还在乡下守着那棵皂角树,常见她拄着拐杖在树下久久伫立,遥望远处,想着那些依稀如烟的往事。
        
  有一次我回故乡,看见满满一树皂角挂着无人过问,在风中兀自哗啷啷地响着,仿佛在向我幽幽诉说,唤醒我许多朦胧的记忆。我隐约回想起母亲和周小姐站在皂角树下仰面凝望的情景,这画面飘忽不定,看不真切,像一幅悠远的水乡景致,清幽而迷蒙。
        
  那棵遥远静谧的皂角树啊!那棵让我魂牵梦绕的皂角树啊!
  
 
博客网版权所有
<< [舞曲]黎明不要把我唤醒 / [原创]如花似玉的原野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zhuqianhua12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