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原创]声音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声音
      
  —— 随笔之二
      
  作者:朱千华
      
  很小的时候,我在苏北一个偏僻的村子里游荡。每天,我都要在麦地里寻找很久。寻找一种奇怪的鸟声,古哇古哇古哇古哇。可我就是找不见它。我很晚才从麦地里出来,一个人往回走。脚步声要比白天的响亮。周围很空旷,没有一个人。月光在飘。
  
  路边是空旷的麦地,朦胧的薄雾,像一些飘忽不定的风,里面裹着妖气。我仿佛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在脚跟后荡开。走过几间老房子。我回头,那些土墙上,有茅草在风中摇动。还有一些古怪的声音。蹲着。站着。躺着。坐着。一个个静止的黑点。
  
  很久以前,外婆曾反复告诫我,如果有什么东西跟在你的后面,或者拍你的肩膀,你不要回头看。你要轻轻地,不要弄出声响,要非常小心地躲着它们,切记不要发出声音。你也不要向他们走近,或跟他们搭腔,如果它们像怪风一样跟着你,或者像乱麻一样缠着你,你就朝它们吐口水,呸呸呸,要不停地吐,才能摆脱。
  
  我悄悄走过。不知夜里何时。躺在床上,听见外面下起小雨。我留心地聆听。雨水顺着瓦缝间滴落下来,在泥地上发出咝咝的声音。很细微,且持续不断,听着听着,我就睡过去了。第二天醒来,我看到阳光落在破桌上。地面干燥,好象昨夜没下雨一样。
      
  有一年,外婆肩头长了骨刺,痛得在床上大声地叫,那是一种恐惧的声音。看过远近有名无名的郎中,草药吃了无数,总不见好。最奇怪的是,一到阴天,外婆的耳朵里就像塞了千万个马蜂在飞,嗡嗡嗡。令人惊悚。每当此时,外婆总是老眼昏花,她说,她总是看到一些戴红袖章,一些武装带。大约一里路的样子,就是大队部。一到夜里,就会有一个凄厉的嚎叫声传来。
  
  若干年后,我到外婆家,外婆还神秘地告诉我,千万不要到那个大队部去。说那个屋子不干净,梁上曾有人吊过。白天,我去看。门上落了锁,锈了。从门缝里往里瞧,空空的,也没见什么异常。再后来,一场大雨,屋子塌了。本来就是土墙。    
        
  外婆说,那年,天正阴着,我偷偷去大队部,送点山芋给关着的那人充饥。正从地里走出,冷不防肩头被武装带的铁扣猛抽一下,感觉骨头都裂了。回头看,吓得要晕过去。我问外婆你看到了什么。外婆脸色发白,面露恐怖的神色,摇摇头什么也不肯说,只说从此肩头落下病根。外婆去世好多年。我终于没有得到那个答案。
      
  后来,我读高三,在苏北曲塘镇。我记住了一种金属的声音,那是学校周围铺满的油菜花。有条河流过学校门前,油菜花开满对岸的田野,蛋黄色,花团锦簇,让人怀想午后的美好时光。有一段时间,我看见成群的麻雀在其间隐没,翻飞,带着婉转的音乐,身影被阳光照亮。我感到世上所有的花都绽放了。
      
  我和她常常逃课,去油菜田里捉蝴蝶。我们并肩站着,请一位老农照相,老农说:靠近点嘛。那狡黠的声音含着暧昧。我们就要告别中学时光,各奔前程了。我就忍不住靠紧她。那是我第一次和女孩子如此贴近。我们的手臂碰在一起。霎时,我耳膜一震,忽然感到那些油菜花像铜钗一样热烈地碰响了。阳光直射的声音,花瓣边沿弯圆的声音,叶子颤动的声音,泥土湿润的声音,还有我们急促呼吸的声音。
      
  我把这些声音叠起,藏好,没人知道。可是那个由来已久被遮蔽了的声音,那个镂骨铭心的声音,至今还在血液中流动。此刻,我听到的那个声音在我的心胸振荡,将我的肺腑撕裂,就象星辰在黑暗中藏不住的一道曙光,就像婴儿忍不住地哭啼。
  

原文发表在——天涯社区: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16/1/102115.shtml
 
博客网版权所有
<< [原创]青竹 / [原创]暮色余味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zhuqianhua12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