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原创]散文与幻象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散文与幻象
    
  —— 随笔之九
          
  作者:朱千华
  
  近期写了一些文字,较往年有些不同。写作时,我总要点一盘檀香,当然是驱蚊子。已经到了阴历九月底了,天还那么热,还要穿短袖开空调。我喜欢檀香味。在那样薄薄的烟雾缭绕中,我会出现一种幻象。很奇怪。这时思绪就有些纷乱和激动,写成的一些作品,在词和词之间,句和句之间有明显的断裂与跳跃,有时甚至破了语法常规,使笔底文字陌生,直至晦涩,心里才平静。
  
  关于幻象,凡高有一幅关于宇宙的风景画,《星夜》,充满奇思妙想,是艺术杰作。这是凡高的一种幻象。笔触奔放,象绿色的火焰。星星正在爆发。高大的白扬树战栗着。山谷。小村庄。尖顶教堂。树木。山峦。都在流动闪光。宇宙里,月亮、星星成了闪光的旋涡回旋于夜空中,象海浪一样翻腾起伏。
  
  凡高的精神状态时好时坏。《星夜》完稿于疯人院。以蓝和紫罗兰为主,同时闪烁着星星发光的黄色。一种惊惧、神秘的氛围,包围了这个令人不安的茫茫之夜。
  
  这些年我一直在读徐渭和凡高。他们都有一双令人惊异的眼睛,目光是那样的恐惧不安。可当他们面对自然万物,表现出来的又是孩童般的天真无邪,对这个险恶的世界毫无戒备。
  
  凡高只身来到一个叫阿尔的地方。阿尔是一个风景优美的乡间小镇。凡高走出村庄,四周悄无人声。田野里宽大的庄稼叶子与风的低语,或偶尔的一两声鸟虫的鸣噪。远处那棵树就突兀地呈现在苍茫的天宇下,朦胧得像一副黑色的剪影。旷野、村庄、树木和庄稼让人着迷。自然景观在他的眼中,无不是生机盎然,每每陶醉其中而物我两忘。
  
  几棵大的绿色山毛榉树身,一片盖着干树叶的地面,一个白衣小姑娘。画面清晰。距离不等的树身间流荡着的空气,能够在里面呼吸并且绕着它走,闻到树木的芳香。“着手画树干表面时,树皮上覆盖的一层层厚厚的泥土,令我的笔迷失其中……故将颜料挤出直接盖在树根与树干上,再用笔稍抹一番,这样这棵树便稳立于地上了。”
  
  凡高最初作品,情调低沉。可是后来,风格响亮和明朗,也许和冷酷污浊的现实有关:花园里的鲜花不像花儿,更像红宝石、玛瑙、石华、绿玉、刚玉、金绿宝石、紫晶和玉髓做成的最华贵的饰物。普通物体都可以发狂,可以产生眩目的闪耀。
  
  凡高用全部精力去追求太阳。画面充满阳光下的鲜艳色彩,并且正面去描绘令人逼视的太阳本身。太阳金黄。向日葵金黄。铺满落叶的红褐色地面,因树荫而乍明乍暗、斑驳离落,如梦如幻。凡高用画笔把一切活着的东西,抹成一种疯癫癫的黄色,
  
  大地,坚韧,充满实感。“我无法使自己从那富于颜色的明亮中间与燃烧般的感觉深处逃逸出来。”
  

原文发表于天涯社区——    
  
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16/1/102115.shtml
 
博客网版权所有
<< / [原创]银饰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zhuqianhua12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